六安新闻网 新安晚报旗下媒体
您的位置:安徽网首页 » 淮南新闻 » 文化 » 正文

【陈 明】母 爱 如 水

⊙ 陈 明

初夏的天气依然有些凉意,今天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周末,想起快到母亲节了,我内心忽地涌出家的情缘,想起住在乡下老家的母亲,思念之情悠然而生。

我的母亲如千百万农村妇女一样,勤劳大善良。如今满头白发的她老人家,由于年轻时过度的操劳使她落下了腰腿疼痛等各种疾病,我每次回家探望时,我总看到她那被生活压弯的身躯不停地忙忙碌碌,时而端着满盆的水浇着院子里的菜园,时而拿着扫把清扫院落,然后又操持着烧菜做饭……我每次回去在家里从没看到她清闲过一会,即使和我拉着家常也是手里不停地忙着。

timg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家里虽然贫穷,但是童年的我是快乐的,更是幸福的,因为母亲总是把最好吃的留给我们兄妹几个,最轻的家务活让我们做,她说: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千万不能营养不良。母亲的勤劳在我们村是出名的,她也最能吃苦。记得最深的一次,我上学的路上下起了大雨,当我返回家拿雨伞时,我看到母亲正端着一个大碗喝得津津有味,我走进一看却是一碗白菜汤。那些年里,母亲总是把好点的饭菜留给孩子吃,她会欺骗我们说:“你们该饿坏了,快吃吧,我已经吃过了。”说着母亲就去忙自己的活去了,母亲啊!您善意的谎言给您留下了一身的病,每当回家看到您忍着腿疼蹒跚地忙碌时,我心里总有一种无以言表的负罪感。

我小时候是 40多年前,那时候的农村落后,没有现在这些农业机械,每到午秋两季收割季节,家家户户都是拖儿带女地下地用镰刀收割一年的希望。记得当时农村最普通的农用工具就是架车子(平板车),每家都有一张。收麦时节,父母就是用我们家的架车子带着我们兄妹几个到两里外的麦田做农活的。他们把架车子支在地头,让弟妹在阴凉处避暑和玩耍,忙碌的父母在骄阳似火的烈日下挥汗如雨,面朝黄土背朝天地抢收,生怕到手的庄稼被一场暴雨打得七零八落。一上午是收不完的, 到吃午饭时,我们全家就只有在平板车的阴凉处随便吃点带来的馍馍和煮咸鸭蛋。那时我们不知道父母的辛苦,有时会幼稚地喝完父母准备的凉开水,让父母遭受口干舌燥的煎熬,而母亲对孩子们却从来未斥责过。

在我的童年,还有一段父亲为了生计而外出务工的岁月。那时农村落后没有电话,我最爱听的是母亲念父亲的来信,字字朴实得没法形容,大都是父亲对家的思念和牵挂,还有就是要求上学的我们好好读书,将来要有出息,父亲的信几乎成了我们努力学习的推动力。再后来,母亲就让我自己读信,内容又多了父亲身边发生的故事和教我们许多做人的道理。自从父亲外出以后,母亲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十多亩的农田和几个孩子的养育全靠她一人操持劳,以至于后来都累病了。

时光荏苒,人到中年,养儿渐知父母恩,岁月的琢磨,使人懂得了平平淡淡才是真。已过半百之年的我越发思念母亲。前些年父亲在世时身体不好,有时面对母亲的唠叨,父亲常会发脾气,出口伤人,这是母亲所不能容忍的。每次回家,总听到母亲唠叨父亲的不是。面对这些,我只能说一些善意的谎言劝导母亲,说父亲做什么事您不要唠叨就好了,他是为了您好。我不明白父母在以前那么艰苦的日子都过来了,为何老年了反而总爱吵闹呢?父亲走了后,我和在宁波工作的弟弟都恳求她来城里住,她一直不肯,说在城里没熟人,也住不惯楼房,没有在村里住自在,乡里乡亲最亲近,再说你们都在外工作,家乡父老乡亲有啥大小事她在家知道,也能通知我们回去帮忙捧场,她在家也能维系着亲情族情乡情……她这样说,我们便不勉强了,只有抽空回去看望她。

中午和母亲在厨房里一边准备着饭菜,一边和母亲低语闲聊,柴米油盐,乡村百事,虽细细碎碎,却有着满屋的温馨。这时的母亲,就如一杯平常不过的白开水,没有果汁鲜艳的色泽,没有饮料刺激的口感,却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平淡和滋润,自有种家常的幸福。 我感悟出了不管到了多大的年纪,拥有了多少金钱,达到了怎样的地位。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一定是还是你的妈妈。真的,无论如何,有个妈妈爱你,都是你的福气。 我知道不论时空如何变幻,母亲是永远爱孩子的。

【作者简介】陈明,1988年走出军营从事基层文化工作。现供职于凤台县新集镇政府,系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文学作品集《衔泥集》《岁月如歌》。有数篇作品在国家级刊物征文中获奖。

相关阅读 文化

编辑:丰婷

搜索推荐